南加侨学界纪念尼克松总统访华50周年



【美州华联社2月19日洛杉矶报道】美国南加州促统论坛和大洛杉矶地区中国统一促 进会于2月18日在阿罕布拉市联合举办座谈会,纪念尼克松总统访华50周年。与会者 从不同角度分析待50年来美中关系的发展,比较一致的看法是, 合作而非对抗才能 使两国的利益最大化,也有利于世界的和平发展 ; 台湾问题是美中关系最敏感的 部分 , 挑战“一个中国”政策的底线、大打台湾牌,是非常短视和不智的。 当天的座谈会由美国南加州促统论坛总召集人周德昭主持,来自南加州各界的20多 位两岸同胞与会。 周德昭表示,50年前尼克松访华,打开了美中两国交往的大门,从那以后美中俩国 从人员往来,文化交流,径济,贸易,科技等得到了全方位的发展,这种交流,和 平,合作,双蠃符合美国人利益,符合中国利益,更符合世界的期待。实践证明, 美中两国合作,一加一大于二,一定是共赢的局面。美中关系的健康发展,让两个 大国都有利益,这也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美国加州州立理工大学波莫纳商学院终身教授林连连表示,五十年前,在冷战的铁 幕下,在意识形态主导的形势下,在中美经济发展的巨大差异下,在美国拥有超级 霸主地位的情况下,尼克松总统向中国伸出了友谊之手,中美克服了重重障碍,实 现了跨越太平洋的握手。当时的中美两国领导人都认识到,两国的友好交往、相互 了解与合作,将造福两国和世界人民。不同制度、不同文化和不同经济社会发展阶 段的两个大国可以找出和平共处、共同繁荣之道。回顾历史,我们应当不忘初衷, 从政府和民间的层次,协力推动中美关系健康发展。 五十年后的今天,时代变了,世界格局变了。全球化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使国家之 间的相互联系、相互依赖和相互影响越来越深入,数字经济使各国之间的商业联系 越来越密切,人类文明正在面临着很多共同的挑战,比如经济增长和能源问题,环 境生态问题,气候变暖问题,反恐问题,网络和技术安全问题等。这些问题的解决 需要世界各国的联手合作。而美国和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必然在世 界事务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美关系的定位不断发生变化。是合作伙伴还是竞争对手,是 友好还是博弈?有一种提法叫竞合关系(Coopertition),就是说中美之间即竞争 又合作。竞争应当是良性的竞争,合作则是互惠的合作。目前的中美两国关系其实 是一种“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s)的关系,在总体利益上两国是相互关联的, 在互动和结果上是相互影响的,合则两利,斗则俱伤,谁也不能独善其身。两国在 战略议题上比如国家统一问题和经贸摩擦问题,需要高度的政治智慧和长远的眼光, 来妥善处理分歧和管控风险。合作而非对抗才能使两国的利益最大化,也有利于世 界的和平发展。 美国大洛杉矶地区中国统一促进会会长欧阳韬表示,50年过去,虽然其间也经历了 曲折和困难,但中美两国间的合作需求并没有减少,中美两国应成为共同发展的伙 伴,而不是相互封抗的格局。作为当下最有能力影响世界进步与和平的两个大国, 中美更应基于解决全球性问题的思考去把握这一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相互尊重,求 同存异,尊重彼此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秉承全人类命运舆共的理念,和平共处,合作 共赢,为促进世界后疫情经济的复苏和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做出贡献! 中美论坛社社长、南加大退休教授张文基以“纪念尼克松的伟大贡献,更期待新的’ 尼克松’为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张文基说,1972年时我在加州理工做研究生,尼克松访华的一周我和许多美国和中 国同学时时透过电视关注他的消息,他下飞机时主动伸手与周总理握手和检阅三军 仪仗队的画面永远深刻在脑海中,我一直觉得那时的仪仗队是最好的,这也是尼克 森自己的评语。在这些细节中和以后他写的书籍中,都流露出他对中国领导人,中 国人民和中国文化的由衷尊敬,虽然那时中国在物质方面是远远落后于美国的。这 种尊重奠定了后来几十年美中关系稳定友好的基础。 张文基表示,然而,今天中国的迅速和全方位的崛起,在经济、贸易、科技、军事、 文化许多领域都令美国精英阶级感到压力,因此自奥巴马第二任期开始美国就在调 整对华战略,今天美国两党精英阶级都企图终结尼克森所开启的对华接触政策。许 多人说接触政策造福中国却牺牲了美国的利益。以我个人过去50年的亲身经历这是 完全不符合事实的。 张文基认为,美国的问题开始于自傲产生的自大和穷兵黩武,和错误的经济政策导 致的产业空洞化和贫富悬殊,这是美国自己的错误,和中国没有关系,更不能归罪 于接触政策!今天美国的对华敌对政策是不可能成功的,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拜登 和美国主流媒体企图杯葛冬奥,丑化中国的防疫措施,但是事实证明,绝大多数的 欧美参赛运动员和奥运官员们都给出了非常正面的评价。 张文基说,今天世界面临许多共同的问题需要全人类的共同合作才能解决一些根本 的问题,那就是严重的贫富差距问题。共建共享的命运共同体理念才是正确的道路! 尼克松后来虽然因前CIA雇员主导的水门事件而不光彩的离职,然而,随着时光的逝 去,他对美国和世界,不论是政治、经济、社会的正面影响将会越来越被肯定。我 要引用尼克森总统墓碑上的墓志铭,也是他第一次就职演说中的一句话。那就是 “历史所能赋予的最大荣誉是和平缔造者的头衔。” ,在今天世界面临有一个危机 时,我们希望出现另一个智者“尼克松”! 中美论坛社社员佟秉宇从国际环境和地缘政治的角度回顾和分析了尼克松访华的历 史背景以及访华后形成的世界格局,他指出,中国、美国都希望改善与对方的关系, 但美国从来没有放弃过改变中国制度的企图 。21世纪初美国及其盟国同意中国加入 世贸组织,并同意15五年后自动承认中国为市场经济体制,但在15年后的2016年美 国及其盟国却拒不承认中国为市场经济体制,根本原因是中国并没有变为所谓的市 场经济的民主体制。 佟秉宇表示,2017年底美国的国家安全报告已将中国列为第一竞争对手,2018年三 月特朗普开始了对中国的贸易战。拜登上台后在国际策略上对中国的打击抵制比特 朗普时期有过而无不及,还企图联合盟国一起对付中国,可惜结果远非拜登所预期。 过去两年多以来新冠病毒的滋扰改变了世界的局势,美国的疫情以及死亡人数已创 世界最高纪录,国内两党形成意识型态对立,社会撕裂,经济成长放缓,这将加速 中国的GDP 赶超美国。估计五年之内中美两国的相对势力将产生质变。到那时,本 着美国人“打不败你,我就与你合作” (If I can’t beat you, I will join you!) 的习性,中美两国合作的机会将会再现。 来自台湾的洛杉矶社区学院教授廖茂俊说,1981年他在UCLA做助教的时候,对中国 大陆来的留学生都有相互间的交流,我们同文同种,有着共同的语言和思维模式。 随着交流的深入,感觉以前长年的反共教育需要随着时空的改变而改变。这50年来, 中国大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逐步迈向强大。但是美国人很害怕中国的强大。他告 诉美国的朋友,中国强大并不可怕,因为中国不会称霸。中国强大起来,只会惠及 周边国家。历史上,中国有几度辉煌,但是从不称霸,给别的国家带去的是好处, 譬如郑和下西洋,譬如张骞通西域。 廖茂俊表示,中国的统一是大势所趋,谁也挡不住;他赞成,也希望中国统一。尼 克松总统访华那年签署的上海公报,明确表述了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中国大陆坚持的一个中国原则和美国施行的一个中国政策,符合两国利益。 南加州促统论坛秘书长刘青表示,尼克松总统访华是引起世界关注的大事,据说当 时的日本首相一听说这个消息,从椅子上掉了下来。尼克松访华这个大事件,有历 史意义,也有现实意义。中美建交之后,虽然时常有磕磕碰碰的事情发生,但是合 作是长期以来的主基调。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中国内地民众对美国没有太多的敌 意,对台湾也没有太多的敌意。而西方则不同,很多年来,西方人一见到从大陆来 的,就认为是共产党,从心里就有排斥和抵触情绪。 刘青认为,美国对中国的敌意,不是无知造成的,而是偏见造成的,而且这种偏见 又与无知掺杂在一起,比如,美国人执拗地认为,美国就应该强大,什么都是最好 的,最棒的。中国的高科技发展起来了,他们认为那肯定是偷来的;中国做的与美 国有不一致的地方,他们连分析都不分析,一口咬定是中国的错。 美中论坛成员高志云回顾到,1970年代在他很年轻的时候就参加了保钓运动。1972年 尼克松总统访华,那是一次破冰之旅。那个时期还有小球转动大球的乒乓球外交的 民间贡献。他还记得,中国乒乓球队访问美国的时候,庄则栋带着大家举行了一场 乒乓球表演赛。表演赛盛况空前,一票难求。当时他在UCLA做中国学生会的主席, 我争取到了250张票。表演赛场地戒备森严,防止国民党捣乱破坏。现在回想起那段 经历,彷佛就是发生在昨天的事情。 高志云说,现在的中美关系已经到了一个非常糟糕的地步。这绝对不符合两国利益。 合作才是正确的道路,对抗对彼此都没好处。然而在中美关系困顿的时候,我们还 是希望有民间的正能量来带动和恢复中美关系恢复正常。 南加州促统论坛副总召巫锦辉表示,尼克松访华的历史意义在于美国从那以后改变 和调整了对华政策,由过去的“一中一台”转变为“一个中国”政策。而1981年的 “八一七公报”又明确表述,美国要减少对台军售。在“一个中国”政策之下,美 国历届总统均表示不支持台独。但是目前由于美国对中国围堵,又大打台湾牌。台 湾问题是美中关系最敏感的部分,台湾问题解决不好会严重冲击中美关系。因此我 们希望在处理中美关系的时候,必须处理好台湾问题。 南加州促统论坛成员梁义大表示,我们认为,中美关系向好,对两国有利,对两国 人民都有利。过去的几十年,我们都经历和见证了中美关系的开启和发展,深深感 觉,中美两国和则两利,斗则俱伤。这几年,美国对华政策基调变了,从牵制中国 到围堵中国,极力阻碍中国的发展,拖延中国的发展速度,为此,还频频挑战“一 个中国”政策的底线,大打台湾牌。这些都是政客所为,非常短视和不智。如果是 政治家,有长远眼光和大格局的政治家,就会尽力修复伤痕累累的中美关系。 南加州促统论坛成员史学颖认为,中美关系自始至终就是个病态关系。尼克松为什 么要访华?因为当时美国深陷在越战的泥潭之中,没有中国的配合,越战就不会结 束。而当年北边的苏联对中国大陆有军事威胁,这些已经有解密的文件可以佐证。 就是在那种复杂的情况下,中美走到了一起。中美交往,中国是得利的,美国也是 得利的。近三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有1万3千亿(美元)的贸易逆差。 史学颖表示,美中现有的对抗,我们并不感觉到诧异,我们必须面对,而且要有打 算如何因应。美国一直试图与中国脱钩。现在说所谓的脱钩,是因为先有的挂钩。 在挂钩之前,谈不上脱钩。他还记得有一年朱熔基总理访问美国的时候说过一句话, 他说中美关系非常脆弱。所以,我们必须有这样的认识:中美关系是个奇怪的组合。 南加州促统论坛成员魏林峰说,半个世纪前的1971年,美中开始秘密接触,次年便 是震撼全球的尼克松总统访华。其实,自新中国之后,中美一直没有中断外交接触, 多达155次,譬如容许钱学森回到中国。尼克松访华之后,西方很多国家开始与中国 接触和建交。福特总统1975年12月访华同样是非常重要的。卡特总统1979年1月与中 国建交,又一次轰动世界。这些,都是值得回顾的一段历史。中美两国人民都是伟 大的人民,合作,世界前景是不可估量的;如果敌对,世界将是黑暗的。 南加州促统论坛成员崔国建表示,50年前,中国是社会主义体制,美国是资本主义 体制。50年后的今天,中美两国体制都没有变。但是为什么拜登总统说,现在是世 界上民主体制与专制独裁体制(用不带歧视性的表述,应该说是民主集中制的中央 集权体制)之间的矛盾对立?50年前的中国,对美国有没有威胁,反之,美国对中 国有没有威胁从尼克松与周总理的对话中可以看出,双方彼此都有威胁。尼克松说, 美国有强大的军事实力,能把地球毁灭十次。周总理说,中国的实力虽然不及美国, 但起码有美国十分之一的实力。 崔国建说,美中两国现在的矛盾,绝不是体制的对立,也绝不是谁对谁产生了威胁 的问题。那为什么如今的美国,把中国看成是敌人?很明显,中国要办的两件事, 一件已经办成了,另一件正在办。一个是民族救亡,一个是民族复兴。民族复兴有 三个阶段,现在已经进入到了第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站起来;第二个阶段,富 起来;第三个阶段,强起来。美国可以容忍中国站起来和富起来,但是不能容忍中 国强起来。然而,中国强起来的趋势,是不以人们的意志而转移的。 美西华人协会理事长徐和生表示,中美关系是从接触开始的,而接触点就是乒乓球。 中美之间的乒乓球比赛和交往,从上个世纪70年代到今天,一直没有断过。前不久, 美国乒乓球代表队还跟中国乒乓球队打了一场友谊赛。他是纽约的老保钓,关心国 家大事,也参加其中。中国是个大国,还不是个强国。世界上有两强的时候,中国 都受过他们的气。但是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与美国敌对,但是对苏联不敌对。 2005年,连战先生提出“和”的主张。我认为,当今的美中关系,也可以参考“和” 的主张。 南加州促统论坛成员林旭说,南加州侨学界今天的座谈会是纪念尼克松访华50周年 全美的首场活动。 今天在场的都是这50年来的见证者、经历者、参与者,更是中美 关系改善的受益者、促进者和亲历者。



Copyright(c) Alliance for China's Peaceful Reunification, US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