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晋三身后政治遗产综述

花俊雄




	
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奈良助选演讲时遇刺身亡,消息一出,举世震惊。
安倍凭借自己创历史纪录的超长期执政(第一任2006-2007,第二任2012-2020),
以及对日本保守势力的强大影响力,在战后日本政治史上占了一个显要位置,留下
难以忽视的政治影响。

安倍出身政治世家,外公岸信介、外叔公佐藤荣作都曾任首相,家族名气显赫。1993年
7月,安倍晋三首次当选众议员,成为当时日本最年轻的国会议员。2006年9月,年
52岁的安倍当选首相,成为首位在战后出生的首相,但任职不满一年即以溃疡性结
肠炎须调养为由下台。此后经5年的沉潜蓄力,2012年9月再度当选自民党总裁,并
于12月再度出任首相。2020年8月因旧病复发辞职,安倍经短暂修养重新回归政坛,
聚拢政界保守势力。2021年11月安倍接任自民党最大派阀细田派会长,细田派因此
易帜为安倍派,继续强势影响政坛局势。政界认为安倍死后,后安倍时代才真正开
启。

日本会修宪成为正常国家?    

再任首相后的安倍率领自民党,连续6次在国会选举中获胜。同时,安倍将自身右倾
保守的政治观与国际形势,与日本国民心态的变化紧密结合,提出自己的政策理念。
安倍心心念念如何让日本「重新强大起来」,早在首任首相期间,安倍就开始推动
防卫厅升级为防卫省,再任首相后积极推动修改和平宪法,特别是日本宪法第九条,
「永远放弃以国家主权发动战争和以武力威胁或行使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
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留陆海空军及其战斗力,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这一源自
二战后的宪法条文,被日本修宪派视为美国强加的耻辱,要修改为能战的正常国家。

7月11日,第26届参议院选举结果揭晓,对修宪态度积极的自民党、公明党、日本维
新会、国民民主党等获得82个议席,加上84个非改选议席,已超过248席的2/3修宪
提案所需席次。将在明年夏天结束的国会期间,两院有可能通过修宪表决,但仍需
付诸全民公投。之前的民调显示支持修宪的民众未超过50%,但安倍之死有可能推升
这个百分比。美国固然愿意看到日本重整军备,以堵截中国,但除非美国撤离在日
本超过88个军事基地,或放弃美国在日超过3万驻军享有的特权,日本难称为正常国
家。

安倍经济学有三支箭 

在内政方面,最为人知者非安倍经济学莫属,这也是他得以长期执政的决定性因素。
安倍2012年第二度上台后实施了一系列推动日本经济增长的政策,它通常简称为三
支箭。第一支箭是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第二支箭是灵活的财政政策,第三支箭是
推动经济增长的结构改革。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成功地修正了全球金融危机后,日
圆对美元过度升值的状态。让日圆从1美元兑换75日圆的高位,贬到1:113日圆的水
平。日圆的大幅贬值带动出口的增长,使经济连续12个季度增长,GDP也取得连续正
增长(直到2019年疫情爆发),扭转了1990年代中期以来的萎靡、长期通缩局面。
另一方面,量化宽松政策为政府和企业融资大开方便之门,2020年日本政府债务占
GDP比重达266%,全球最高。数据显示,日本央行成为日本政府最大的债权人,国债
占总资产比重高达85%。但这些债务都是内债,没有被逼债的危险。

安倍经济学在初期取得了显著成效,但在2014年4月消费税税率由5%提高至8%后,日
本经济好转的势头减弱。2015年9月安倍提出「一亿总活跃社会」目标,并亮出「新
三支箭」,分别为孕育希望的强大经济、构筑梦想的育儿支持及令人安心的社会保
障。但安倍经济学未能根治日本经济的痼疾。原因在于:一是2014和2019年两次上
调消费税,这其中固然有为财政扩张筹措资金的考虑,但结果是疲靡不振的居民消
费再遭挤压,通胀也缺乏上行动力;二是结构性改革实施力度不够。从经济结构的
深层次角度来看,日本低生育、老龄化严重,劳动力市场弹性不足,需求长期不足,
因此低增长、低通胀的「日本病」难以在短期内解决。

安倍最早提出「印太战略」

在外交领域,安倍积极推动战略性外交,任内访问了80个国家,飞行里程达158万公
里,相当于绕地球39圈多,创下日本首相之最。安倍高调提出俯瞰地球仪外交、积
极和平主义和自由开放的印太等概念,力图在中美间维持总体平衡,在强化日美同
盟的前提下,借助美方战略资产增强自身的行为能力。安倍还主张融合推进对外政
策,综合运用经济、安全乃至文化手段,加强与中等力量国家,特别是欧洲、印太
国家的全方位战略合作。

安倍2007年访问印度时,提出以日本、印度、美国和澳洲组成「自由与繁荣之弧」;
翌年安倍与印度取得《日印安保共同宣言》,被称为「印太战略的总设计师」。但
此构想初期并未得到美国的响应,在安倍二度任相后,才成功说服美国,共同对抗
中国崛起的威胁。

日本将亚太与印度洋联系起来的目的,就是要牵制中国在亚洲的影响力。对于中国
在缅甸实兑港、孟加拉国吉大港、斯里兰卡汉班托特港、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等印度
洋沿岸的港湾支持建设,日本认为这是中国基于「珍珠链战略」来确保在印度洋进
出的立脚点。受到中国行动的刺激,日美强化与面朝印度洋的澳洲及印度为首的南
亚国家合作。日本特别担心中国通过「一带一路」,提高对从南海经由印度洋前往
欧洲的海路影响力,因为这条海路与日本从中东进口原油和天然气,以及向欧洲运
输集装箱的路线重合。

日本以安全为由提出了印太战略。安倍说「从海洋安全出发,考虑安全是日本的地
理使然」。日本也认为,自己在印太战略上有独特的地理优势和相关责任。但从本
质上看,日本的印太战略却是以安全威胁为借口,以追求自由开放为旗帜,来构建
对抗中国的排他性联盟,旨在争夺印太新地区的领导权,这必然会导致地区新的战
略竞争甚至冲突,并加剧地区紧张局势。    

中国大陆外长王毅表示,美国在自由和开放的旗帜下制定的印太战略是要形成小圈
子,让亚太国家充当美国霸权的马前卒。特别危险的是,美国撕开伪装,挑起并打
出台湾牌和南海牌,这种战略无论使用哪种包装或背心最终都将失败。

日本急欲主导CPTPP  

安倍主导的另一国际战略是CPTTP。2018年3月,由日本领衔的环太平洋11个国家在
智利签署了CPTTP。CPTTP脱胎于原先由美国领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美
国川普总统于2017年1月23日以行政令宣布退出,完全否定前总统欧巴马的外交遗产,
使TPP陷入僵死状态。日本作为11国中体量最大的经济体,于同年11月将TPP改组为
CPTTP。CPTTP最终签署,普遍被认为是日本积极推动的结果,这也是二战后,日本
首次在国际贸易秩序构建上发挥重要领导力量。

事实上,对于2010年正式启动谈判的TPP而言,日本2013年才加入谈判。日本政府当
时一度面临以农业部门为首的利益集团巨大阻力。日本为何不顾一切,后来居上发
挥主导作用?又为什么在美国退出后执意推动?

首先,贸易立国、投资立国一直是日本战后的基本国策。2013年6月,安倍政府在
「日本再兴战略」中明确提出,到2018年把自贸区覆盖率从2013年的19%提高到70%。
为此,日本内阁成立了TPP等自贸协议对策本部,专门统筹TPP对外谈判和内部协调
工作。

其次,想借助TPP的外部压力,「倒逼」日本国内经济体制与结构性改革。安倍前两
支箭已进入强弩之末态势,无法再进一步发挥作用,唯有切实推动结构性改革,才
能实现日本经济可持续发展。

再者,日本希望通过主导CPTTP,将符合自身利益的经贸规则变成亚太地区乃至国际
的规则,推动亚洲经济一体化向着对己有利的方向发展。

最后,日美虽是军事同盟,但双方之间尚无自贸协议。日本视TPP为强化经济利益日
美同盟关系的抓手,并希望TPP能搭建以日美为核心,覆盖亚太的经济一体化体系。


安倍政策未必会完全实现

安倍称自己是「开放的保守主义者」,身边聚集了一大批保守派政治人物,他们会
成为安倍主义的追随者与执行者。甫于2021年9月辞职的前首相菅义伟与现任首相岸
田文雄,与安倍及其亲属关系密切。岸田积极推动的自主防卫政策、新时代现实主
义外交,其内涵与安倍极其相似,就连「日本式新资本主义」政策,也有退回到安
倍经济学之虞。

不过,必须看到,安倍的政治遗产不可能完全左右日本的政治现实。在外交与安全
政策领域,安倍探索日本战略主体性、能动性的主张将会继续发挥指导作用,但其
中过激的成分,比如日本单独拥有或与美国共享核武力、大幅提升日本攻击性军事
能力等,短期内均不会成为现实。

在台湾问题上,安倍所宣扬的美日军事介入「联防台湾」,更难以成为现实政策。
在朝鲜半岛、对俄外交上,现任政府也会寻求改变安倍的思路,以适应当前的形势。
面对俄乌冲突,日本借助国际危机推动国内战略转型、扩大对外战略影响的作法,
显然有安倍时代的影子,但日本的应对措施不会一成不变,安倍政治遗产中不合时
宜的内容迟早会被舍弃并遗忘。

本文源于“观察”杂志
2022-08-02 03:25 Posted on 台湾




Copyright(c) Alliance for China's Peaceful Reunification, US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