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警惕北约的黑手伸进亚太

花俊雄




	
冷战初期,美国在西亚组建了巴格达条约组织(后改名为中央条约组织),总部在
巴格达,在东南亚则成立了东南亚条约组织,总部在曼谷。这两个组织成立的宗旨
和北约是一样的,都是美国和苏联对抗的地缘政治工具。但该二组织分别于1979和
1977年停止活动并宣告解散。

该二组织之所以没有延续下来,最重要的原因是它们和北约存在着一个本质上的差
异。北约绝大多数国家认为,团结在美国的旗帜下对抗苏联,符合它们的国家安全
战略。而亚洲大部分国家的安全威胁并非来自苏联,而是来自于它们的邻国,因此
对听命于美国对抗苏联没有兴趣。况且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存在也没有为亚洲提供安
全,反而在许多地方激化了矛盾,比如在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和阿拉伯与以色列问题
上。与欧洲冷战时期的「冷和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给亚洲带来的是热战,
如中国内战、韩战、越战。

成立东约但未发挥作用        

在韩战中,美国虽然是超级大国,但深感自己的力量捉襟见肘,战争一结束,美国
立即着手建立「亚洲北约」。1954年9月6日,美国伙同英、法、澳洲、新西兰、泰
国、巴基斯坦和菲律宾8国外长在马尼拉举行会议,并于8日缔结了《东南亚集体防
务条约》,成立了东南亚条约组织(下称东约),总部设于曼谷。其中英、法在东南
亚和南太平洋拥有殖民地,如马来西亚、南越、老挝和柬埔寨;澳洲一向是美国的
急先锋;菲律宾是美国从日本手中解放的,巴基斯坦和泰国亲美。此外,韩国和日
本在美国控制下,分别与美国签订同盟条约,印度和印度尼西亚那时则奉行不结盟
政策,自然没有加入。可以说,美国勉强拼凑了一个军事同盟。

但是,东约并没有发挥作用。西方在东南亚的殖民统治逐步瓦解,巴基斯坦全面倒
向中国,美国在越战中节节败退,使这个组织名存实亡。1975年4月30日,越战以美
国仓皇撤军宣告结束,同年9月东约第20届年会决定分阶段解散该条约组织;1977年
6月30日,东约正式宣布解散。

东约失败的主要原因是,亚洲国家和西欧国家不同,西欧可以说是美国解放的,二
战时和美国并肩作战,战后美国推行「马歇尔计划」 帮助西欧振兴重建,可以说有
恩于西欧。而亚洲大部分地区不是美国解放的,相反的,很多地方赶走了日本侵略
者之后,美国反而支持欧洲殖民者如英、法等国重返亚洲,与其说有恩,不如说有
仇,尤其是越、柬、老等国,只有韩、日勉强有所谓「再造之恩」。

在亚洲没有意识形态问题   

在冷战时期,东南亚一些国家担心中国输出革命,一度和美国特别亲密,但中国改
革开放后和这些国家抛弃前嫌,逐步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密切关系,即
便还有南海问题,但也形成共识,依照《南海行为准则》和平解决争端,美国要挑
拨离间也不容易。

另外,冷战结束后,欧洲和俄罗斯依旧处于对峙状态,但在亚洲,除中、朝、越等
是社会主义国家外,有佛教、有伊斯兰、有天主教、也有世俗国家,但未曾发生文
明冲突。新加坡前常驻联合国代表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称此为「东盟奇迹」。

长期的殖民统治记忆,让大多数亚洲国家对西方的殖民统治反感。中国奉行不结盟
政策及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赢得了诸多国家的信任,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睦邻、富
邻、安邻政策,团结了大多数国家。而美国只顾军事、不顾经济合作,在亚洲难以
建立与欧洲一样的军事同盟。

当然,美国在亚太有不少军事盟友,例如日、韩、菲律宾、泰国、新加坡、澳洲和
新西兰等,但他们不愿意和中国彻底翻脸,也都签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议》(RCEP)。
中、日、韩的自贸区也快要实现了。

亚洲版北约会对亚洲不利   

进入21世纪,建立亚洲版北约成为国际舆论经常热议的话题。最早提出此构想的是
印度学者马达哈夫纳拉帕特,他于2002年在美国国防部一次研讨会上,主张建立北
美─亚洲条约组织,由美国主导,成员应该包括印度、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
澳洲、菲律宾、韩国、巴林、卡塔尔等。不过,2013年纳拉帕特在北京接受《参考
消息》专访时说,他当年设想亚洲版北约是基于以为中国是一个有攻击性的国家,
他现在知道他的假设是错的,因此放弃了该设想。

最近十年,随着国际形势不断变化,亚洲版北约的构想也在变化。2012年南海局势
升温之际,当时亚洲版北约是以美日同盟为核心,拉拢部分东南亚国家。在朝鲜半
岛局势紧张时,假想的亚洲版北约则是由美、日、韩构成。2014年12月美、日、韩
三国签署了朝鲜核与导弹威胁的情报交流协议,2016年11月日、韩签订《军事情报
保护协议》。

近年来,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成为亚洲版北约的设想。2006年,
时任日相的安倍晋三曾提出,要联合跟日本有相同价值观的国家,建立一道「自由
与繁荣之弧」。2007年在他的建议下QUAD正式启动,但此后十年都未得到各方积极
响应,一直到最近才被重新提起。

对QUAD讨论最多的是,美日印澳虽然都对中国持警惕态度,但立场仍有不同,美国
无疑是最积极的。拜登政府不断强调美国回归,实际上是在亚太地区排出「五、四、
三、二」阵势。五即美、英、加、澳、纽「五眼联盟」,四即美、日、印、澳QUAD,
三即澳、英、美联盟(AUKUS),二即美英、美日、美韩等同盟,最后定于一尊即美霸。

印度主流媒体和智库虽普遍认同,以QUAD与美日澳等国深度捆绑,但不敢过分暴露
其直接对抗中国的野心。印度外长苏贾森今年2月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否认QUAD是亚
洲版北约,因为它既没有条约,也没有组织结构和秘书处,只是一个具有共同利益、
共同价值观的四方团体。4月15日,在出席印度智库活动时更直言,「所谓北约的
(联盟)心态从来不属于印度」。

在日本,2020年自民党总裁选举,候选人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主张构建此机制,
但菅义伟批评此举「可能在亚洲制造敌人,变成反华包围圈」,同年10月他以首相
身分访问印度尼西亚时也表示,日本没有考虑构建印太版北约。

美国当然不会轻易放弃。今年4月6日至7日,为期两天的北约外长会议在布鲁塞尔举
行,美国邀请了日、韩、澳洲和新西兰四个亚太国家的外长与会。其中,日、韩代
表是首次与会。北约秘书长史托尔滕伯格毫不掩饰会议不仅限于欧洲未来的安全,
还关系到全球今后的地缘政治格局。会议首次考虑「中国增长的影响力」和「国际
上的胁迫政策」,声明北约要与亚太伙伴加深合作。

在美、英的推动下,俄乌冲突成了北约亚太化的催化剂,它们一边渲染安全焦虑,
将日、韩、澳洲和新西兰列为「北约伙伴」,一边将中国列为「安全威胁」,想藉
俄乌冲突把北京跟莫斯科绑在一起。目前美国政界除了「先亚后欧」和「先欧后亚」
两种派别外,已形成第三种派别─「捆绑中俄,两线作战」。因此,美国已经邀请
日、韩出席6月在马德里举行的北约峰会。

东南亚国家对北约亚洲版持警惕态度,这是因为它们吸取了冷战的教训,也不想挑
战中国这个最重要的经济伙伴。

2021年6月25日,马凯硕在《海峡时报》网站发表《亚洲:对北约说不》(ASIA:SAY 
NO TO NATO)文章指出,如果北约来到太平洋,只意味着麻烦。原因如下:冷战在30年
前就结束了,北约本该解散,但它拼命寻找新使命,在此过程中破坏了欧洲的稳定。
其次,自冷战结束以来,北约向许多国家投掷了大量炸弹。例如,1999年3月至6月,
北约在前南斯拉夫加盟国投下数千枚集束炸弹,造成500名平民死亡,该行动既不是
自卫,也未得到联合国安理会授权。更糟糕的是,北约每次造成灾难后就一走了之,
例如,利比亚卡塔尔费被赶下台,国家陷入内战后,北约丢下烂摊子就不管了。因
此若让北约引入亚洲,就可能把好战文化放到东亚相对和平的环境中。

结语        

事实上,北约若是一个明智的组织,它应该学习东盟维持和平之道。但有鉴于北约
有扩张的文化,所有东亚国家都应该同声对北约说不。3月7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
长王毅表示,印太战略的真正目的是企图搞印太版的北约,维护的是以美国为主导
的霸权体系,冲击的是以东盟为中心的区域合作架构,损害的是地区国家的整体和
长远利益。他又说,亚太是合作发展的热土,而不是地缘政治的棋局。希望亚洲国
家能明辨是非,坚守正道,抵制印太对抗小圈子、共筑亚太合作大舞台,携手迈向
亚太命运共同体。

本文源于观察杂志 2022-06-04 21:09 


欢迎阅览【吴惠秋专栏】



Copyright(c) Alliance for China's Peaceful Reunification, US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