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若發生新冷戰,誰將勝出?

花俊雄



“新冷战”一词,最近成为描述当前中美关系的术语。有人认为中美两国正朝着爆
发“新冷战”的方向发展,有人甚至认为中美“新冷战”已经爆发。通过耳熟能详
的美苏二元对立,来审视中美之间日益紧张的关系是很正常的,但将美苏“冷战”
拿来比喻中美之间的地缘政治竞争却未必恰当。

中国无意打意识形态战

首先,美苏之间的意识形态之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美国认为苏联在“扩张共产主
义”,苏联认为美国要“消灭社会主义”,几乎是势不两立、水火不容。而且两国
都动用意识形态来创建自己的势力范围。美国的政治精英无不认为“苏维埃共产主
义是对自由的主要威胁”;杜鲁门(Harry Truman)利用美国人害怕国内外共产主
义的心理,提出“杜鲁门主义”。从此,任何对西方制度的威胁都被说成是共产党
鼓动的,而非制度本身引起的问题。正是这种对意识形态的滥用,导致了日后的
“麦卡锡主义”(McCarthyism)。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现在中美之间也存在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差异,但中国没有“传教士”的使命感,
没有以自己的意识形态改造别国的欲望与传统,中国提倡的是“每个国家、每个民
族都有自己的历史文化传统,都有自己的长处和优势,应该相互尊重,相互学习,
取长补短,共同进步”。2013年中国在提出新型大国关系时,也把“相互尊重”作
为一项重要原则,2018年习近平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再次明确把“坚持以相互尊
重、合作共赢为基础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以深化外交布局为依托打造全球伙
伴关系”,作为新时代外交工作的重要指导思想。

其次,中方吸收包括美国等各国的长处,但不照搬,而是走出自己的发展道路。中
国也绝不把自己的经验作为一种模式向外输出,而是认为各国都必须走符合自己国
情的道路。这一点,美国有识之士是承认的,如美国前任副国务卿佐利克(Robert 
Zoellick)在2005年9月就说,中国与前苏联不一样,中国不寻求扩展激进的反美意
识形态。

再次,中国从来不干涉别国内政,即使对外援助也不附带政治条件,在推动共建
“一带一路”的发展中,中国欢迎所有沿线国家加入进来,与中国一起共商、共建、
共用,并努力实行与各国自己的发展规划相对接,完全不以意识形态来区别亲疏远
近。

中美两国间经济相互依存

其次,中美两国间经济相互依存,这是“冷战”时期美苏关系所没有的。中国于2001年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经济加速起飞,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中占重要地位。
中美经济上的相互依赖不断加深,已到了谁也离不开谁的地步。

据美方统计,2011年中国成为美国第一大的货物进口来源地、第二大贸易伙伴、第
四大货物出口市场,双边贸易额达5,390亿美元。2015年美国对华贸易占美国外贸比
重达16%,中国对美贸易占中国外贸比重为14.1%。特朗普(Donald Trump)当政后
发起对华贸易战,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关税,但这未能扼杀双边的贸易关系,
2017年双边货物贸易额达到6,359.7亿美元(美方统计),比前一年增长10.0%。其
中,美对华出口1,303.7亿美元,占美出口总额的8.4%;美自华进口5,056亿美元,
占美国进口总额的21.6%。2019年有所下降,2020年虽受疫情影响,但双边贸易逆势
回升,比上一年增长了8.8%,达4.06兆人民币。

特朗普时代,中美战略竞争更趋激化,美国鼓动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盟友对
华施压,并试图借助疫情期间各国与中国贸易规模下滑的态势,说服全球主要经济
体与中国经贸“脱钩”。

特朗普政府一再鼓吹中美“脱钩”,但响应的美商寥寥无几。“脱钩”说到底是市
场行为,而市场的主体是企业。上海美国商会2020年发布的年度报告显示,美国企
业仍然将中国消费者视为巨大机会。在中国的200家企业中,超过七成的企业没有撤
离的计划,只有3.7%的企业表示将部分生产环节转移至美国,而且是些比较小的企
业。2021年上半年,中美双边货物贸易总值达2.21兆人民币、同比增长34.6%。事实
证明,中美经贸合作是双向互惠的。冷战时期美国对苏联采取贸易管制及经济制裁,
美苏的双边贸易额极其微小。

中美没有集团或阵营之争

美、苏在欧洲各有北大西洋公约和华沙公约,是两大集团的首脑;集团的利益高于
个别成员国的利益;双方是对立和对抗的,在国际事务上的立场也泾渭分明。而现
在中美的情况并非如此,诚然,美国的同盟体系仍然存在,但各国都在寻求自己的
国家利益,尤其是经济利益,不再唯美国马首是瞻。德国及法国就曾反对美国发动
伊拉克战争。最近《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签订,以及中欧完成
投资协定的谈判,就是两个鲜明的例子。

美国许多盟国都是RCEP的成员国。通过RCEP,中国与日本创建了自由贸易关系,中
国还将积极与日、韩达成三边自贸协定。《中欧投资协定》历经七年谈判达成,是
一项平衡双赢的协定,也显示中国扩大对外开放,虽然目前遭遇一些波折,但各方
都同意该协定符合中欧共同利益。比利时布鲁盖尔研究所10月21日公布了一项研究
称,2019年至2023年,中国经济将增长超过23%;欧洲经济对中国经济的依赖,只会
增强,不会削弱。可见美国政府想要组织“民主联盟”、“价值观联盟”来共同对
付中国,并不容易。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的外交政策就是结伴不结盟,新时期的伙伴关系外交更有以下
特点:一是国家不分大小,平等相待,相互尊重。二是不以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作
为区分关系亲疏远近的标准。三是照顾彼此的核心利益和重要关切,强调互利双赢,
给彼此带来切切实实的利益。四是坚持开放合作,不是排他的,不针对第三方,一
个国家可以是多国的伙伴。中国的伙伴关系为“一带一路”倡议提供了重要支撑;
而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又充实了伙伴关系的外交内涵。这与冷战时代的集团外交
完全不同。

美国政客错估了形势

综上所述,“冷战”的陈旧概念无法涵盖中美两国既竞争又合作,稍有不慎又有可
能导致冲突的微妙关系。

从1979年到2019年的40年间中美关系虽起起伏伏,但两国经济却逐步稳定一体化,
这有助于实现更深层次的全球化,并支撑了两国之间40年的相对和平。近年来美国
从沮丧到生气再到愤怒,加上新冠肺炎(COVID-19)大流行使积怨一触即发,他们
不满意中国愈来愈强大,却在体系上离美国渐行渐远,于是对华展开战略压制、政
治诋毁、经济脱钩、外交对抗。美国对华步步紧逼的做法和“冷战”内涵一致,因
此才会有学者对此冠以“新冷战”的说法。

美国国内一部分人鼓吹“新冷战”,是用经验主义的思路来看待当前的中美关系,
他们简单地认为,美苏冷战期间,美国用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的遏制战略
拖垮了苏联,现在也可以用这种方法搞垮中国,这种想法完全脱离现实。美国政客
错估了当前形势。

中国不是当年的苏联,美国也非当年的美国。中国目前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最大
货物贸易国、最大的外资流入国,中国是超过120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
“一带一路”有139个国家参与,约占世界人口三分之二;“亚投行”(AIIB)现有
100个成员,其中包括英、法、德三国,中国是最大股东但主动放弃否决权。

美国须以行动表示善意

在美苏冷战时,美国所获得的支持超过苏联,今日正好相反。有人将在中美选边比
喻为奶油、面包与火药、枪炮之间的抉择,选择奶油与面包的胜过选择火药与枪炮
的。经过阿拉斯加和天津的较量,拜登(Joe Biden)政府发现,美国不能“站在实
力地位”对中国说话,而且鉴于美国目前陷于通货膨胀、供应链断裂、疫情仍然肆
虐等困境,拜登政府对中国口气稍缓。

9月21日,拜登在第76届联大一般性辩论会上讲话称,“我们不是在寻求新的冷战,
也不是在寻求将世界分割成水火不容的阵营”。11月7日,国安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接受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访问时表示,美国以往对华政策的错误之
一是认为通过美国,中国的体制将发生根本性转变,但这不是拜登政府的目标。他
说“美国对华政策的目标是创造一种环境,在可预见的未来,两个大国将不得不在
国际体系中运作”、环境应该“更有利于美国及其盟友和伙伴的利益和价值观”。
美国年底所召开“民主峰会”,正是检证他们所言意图的试金石。




Copyright(c) Alliance for China's Peaceful Reunification, US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