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美国新冷战的反华同盟,世界的正义者联盟正在集结

花俊雄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截至9月26日,全球确诊人数超过3千2百万,死亡人数超
过98万,全美确诊人数超过7百万,死亡人数超过20万。在全世界尤其是中美两国本
应团结合作共同抗疫之时,美国政政府除了甩锅和肆意诋毁中国之外,还意欲对华
发动“新冷战”。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四出窜访组织所谓的“新民主联盟”企图围堵、
孤立中国。这是对世界和平与安全的破坏,更是对人类共同利益和世界人权的蔑视。
美国政府近来的种种蛮横行径引起国际社会的普遍反感和强烈反对。

	在这种背景下,“拒绝新冷战”的国际倡议应运而生。7月25日,一场由49个国家
的学者和知名人士自发组织的题为“拒绝新冷战会议”在线召开,会议在Zoom、Facebook 
与YouTube同步直播,吸引了全球超过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网友在线观看。与会人士
表明,“任何针对中国的“新冷战”都违背人类利益”。此次活动集结了来自中国、
美国、英国、印度、俄罗斯、加拿大、委内瑞拉和巴西等国的17位知名学者和意见领
袖参与发言,并发布了名为“拒绝新冷战”的17个语种版本的共同声明。

	这次会议的目标不仅是争取个别重量级声明签署者,而且还将争取来自西方世界,
反对“新冷战”,且有一定媒体/社交媒体影响力的国际人物团结在一起。就这方面
来说,会议大获成功,因为“拒绝新冷战”声明的签署者在西方社交媒体(Twitter)
上拥有超过350万的追随者。随着该倡议的签署者不断增加,这一数字正在显著上升。

	在达成媒体/社交媒体与国际人物相结合的目标之后,“拒绝新冷战”阵营的第二
步是关注与西方反战和平组织的合作。随着美国对中国发动“新冷战”,这些反战
组织迫切需要重新调整活动重点,反对美国侵扰中国。因此,“拒绝新冷战”阵营
拟把9月26日举行的国际“和平论坛”作为其第二项重要倡议。这项倡议的成功在于,
在这次会议上将有来自8个国家的发言者,其中包括美国和英国最主要反战组织在内
的6个美国和欧洲反战组织的领导人。

	“拒绝新冷战”阵营正在西方舆论界或组织的支持者与重要人物─思想领袖之间,
围绕中国展开一系列的深度交流。这些交流的第一场活动─10月3日美国前驻华大使、
尼克松总统1972年历史性访华的首席翻译查斯弗里曼(Chase Freeman)将与中国人
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举行美中对话。这两人之间的交流将着眼于
尼克松历史性访华以来中美关系的整体发展。10月24日,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
张维为教授将和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发展中心主任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
教授进行对话─萨克斯教授是前苏联和东欧“休克疗法”的设计师之一,但他已成
为美国对华外交政策的批评者。

	“拒绝新冷战”阵营在帮助西方知识界加大与中国学者交流方面也正发挥着作用,
因为这有助于更多的西方民众了解美国针对中国的反动本质。这意味着“拒绝新冷
战”倡议的影响超出其直接签署者的范围。

	因此,例如,英国工党前领导人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决定在工党反对
美国对华发动“新冷战”的会议上发表讲话。特别引人注目的是,西方知识分子也
成立了一个名为 [进步国际] (Progressive International)的组织,该组织成员
包括明显反对美国对华发动“新冷战”的势力。“拒绝新冷战”的重要签署者三洲
研究所所长维杰伊普拉沙德(Vijay Prashad)和希腊前财政部长亚尼斯瓦鲁瓦基斯
(Yanis Varoufakis)在 [进步国际] 举办的首次活动上发言,并讨论了中国问题。
把反对美国对华发动“新冷战”的力量尽可能组织起来,向他们澄清事实,应是
“拒绝新冷战”阵营的必要战略组成部分。

	“拒绝新冷战”阵营的目标及活动不由得让人回想起50年代“旧冷战”时期的“世
界人民保卫和平运动”。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全世界人民都更加珍视世界的和平稳定,但是,以美国为首的
资本主义阵营随即与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进行冷战。以美国为首的阵营推行杜
鲁门主义及马歇尔计划,策动缔结《北大西洋公约》等军事联盟条约,严重威胁世
界和平。以苏联为首的阵营则开展了声势浩大的保卫世界和平运动,双方进行了针
锋相对的斗争。

新中国成立后就加入保卫世界和平运动,并成立了中国保卫世界和平运动的组织,
决定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走和平发展道路,愿意同世界各国一道,共谋
和平,共护和平,共享和平,这是中国根据自身国情、社会制度、文化传统做出的
战略抉择,符合中国的根本利益,也符合世界各国的利益。

1950年11月16日,第二届世界保卫和平大会在波兰首都华沙召开,大会为保证各国
能够经常会晤并采取和平行动,决定成立 [世界和平理事会] 。中国成为理事国之一,
郭沫若、宋庆龄、马寅初、章伯钧、蔡廷锴、廖承志等10人当选为首届理事,郭沫
若当选为副主席。中国的参与壮大了保卫世界和平运动的声势,增强了和平阵营的
力量,中国也为运动做出了重要贡献。其中特别是中国人民积极响应世界保卫和平
大会常委会及世界和平理事会关于保卫世界和平签名的号召,先后于1950年、1951年
和1953年开展了三次声势浩大的和平签名运动。每次签名的人数少则2亿,多则4亿,
而1953年中国的人口总数是5.8亿。正如《人民日报》社论指出的:“有亿万人民签
名的和平宣言,这并不只是一纸名单,而是世界人民决心保卫和平的誓约,是世界
人民的公民表决。它将构成比原子弹大得不可比拟的力量。”

保卫世界和平运动的开展同纷纭复杂的国际局势密切相关。1951年9月,在美国的操
纵下,美、英、法等国与日本缔结了片面的对日和约。次年,《日美行政协定》签订,
使美国长期在日本驻军,对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构成了严重威胁。1951年下半年,
朝鲜战争进入“边谈边打”阶段,美国一再提出无理要求,拖延阻挠谈判的进行,
企图从谈判桌上得到在战场上得不到的利益。与此同时,印度支那和马来亚人民的
反殖民斗争风起云涌。期盼和平、反对战争是亚太地区人民共同的心声。

1951年2月,世界和平理事会在柏林开会时提出召开亚洲及太平洋区域人民和平会议
的建议。同年10月,印度建议这个会议在北京举行,获得一致赞同。1952年2月23日,
周恩来总理就此事致电宋庆龄,请宋作为这次会议的中国五位发起委员的领衔人。
3月21日,宋庆龄、郭沫若、彭真、陈叔通、李四光、马寅初、张奚若、刘宁一、蔡
畅、茅盾及廖承志联名发电邀请亚洲及太平洋沿岸各国爱好和平与正义人士,共同
发起“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在他们起草的《发起书》中写道:“和平绝
不能等待,和平需要爱好和平的人民团结起来争取。亚洲及太平洋区域的人民动员
起来,争取和平,亚洲及太平洋区域的和平即能得到保证”。

1952年10月2日,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终于在修葺一新的北京中南海怀仁堂隆
重开幕。与会者共414人,来自37个国家。共开了59次会,有120多人发言。争论的焦
点集中在几个大问题:对和平的威胁来自何方,如何分清正义和非正义战争,和平
与民族独立的关系等根本问题。通过民主讨论和充分协商,终于使各方面的意见达
成一致或接近,最后通过了11个决议文件和一份《告世界人民书》。会议于10月13日
胜利闭幕。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召开的国际大型会议,会议一方面向世界传
递中国人民的和平意愿,使敌对势力制造的中国“好战”的谣言不攻自破;另一方
面是新中国向亚太地区乃至全世界展示国家形象的一个契机。

20世纪50年代,面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孤立、封锁、遏制中国的局面,中国始
终坚持世界和平大会提出的“绝不能等待和平而必须去争取和平”的方针,积极参与
实际上相当于国际和平统一战线组织的世界和平大会及世界和平理事会的活动,争
取和团结世界各国一切拥护和平的人民,谴责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支
持和声援民族解放斗争,主张全面禁止和销毁核武器,呼吁国际裁军行动,促进国
际合作与发展等。在保卫世界和平运动中,中国人民的正义之声得到世界各国爱好
和平的人民,特别是亚、非、拉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的人民的支持。 

如今,面对美国意欲发动“新冷战”,组建反华同盟的严峻形势,如何集结世界正
义者联盟予以反击,50年代积极参与并从事世界保卫和平运动的成功经验,具有重要
的借鉴意义。




Copyright(c) Alliance for China's Peaceful Reunification, US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