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独民粹主义的特征、形态及对策

周天柱



	
        2020年年初,涉台研究领域出现一个最新的术语:“台独民粹主义”,让
初见者大感突兀。

  欲剖析“台独民粹主义”,先谈谈“台独”的兴起与发展,下列三段时间表很
能说明问题:1945年日本投降后,因台湾当局镇压、打击军国主义分子与汉奸在台
湾建立的“台独”组织被迫移居海外,依靠美、日等外国势力支持生存发展;1977年
8月,以台湾基督长老教会为代表的“台独”势力,打着宗教旗号,公开提出“台湾
的将来应由1700万住民决定”的“台独”主张;1986年9月成立的民进党通过的党纲
主张“台湾前途由台湾全体住民决定”。1991年10月该党公然将“建立‘主权独立’
自主的‘台湾共和国’”的政治诉求列入党纲。

  政治学针对“民粹”的定义则为:“煽动庶民偏见且经过政治精算的一种意识
形态”。台湾这20多年的民粹现象,一开始带来所谓的“民主”,但是民主化的持
续民粹,看似由集体分享所谓的社会成果,但实际上是沦为特定政治势力及政治精
英所操弄,权利根本与庶民无关。

  台湾的政治民粹一旦与“台独”紧密相连、相合、相融,越显其互相依靠、互
相作用、谁也离不开谁的特质。其发展的动向必然是陷入走偏锋、极端化、失去掌
控的暴力倾向而无法自拔。 

一、“台独民粹主义”的特征

  翻阅欧美西方史卷,来追踪、总结民粹主义的特征,可以发现,不同时期、不
同内涵及表现形式的民粹主义一般都具有三大特征:即非理性、对抗性、极端性。
这三个特征在“台独民粹主义”那里表现得尤为淋漓尽致。蔡英文感到光有这三性
还不够,她所发挥创造的第四性,即外溢性,则有助于扩大“台独民粹主义”的影
响力与蛊惑力,从而有助于民进党在岛内一党独大,长期统治。

  特征之一非理性

  “台独民粹主义”的非理性表现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个方面。以两
岸经济合作为例。台湾岛离大陆这么近,缺乏独立、完善工业、农业体系的台湾,
当年因认同“九二共识”的国民党当局与大陆协商所签订的ECFA协定,让台方获益
匪浅。可以很明确这么说,近10年每年台方在两岸进出口贸易中平均顺差600-800亿
美元,都离不开ECFA。 台湾目前正在享受的出口大陆的539项产品零关税以及从大
陆零关税进口的267项产品,都极具价格竞争力。

  2016年蔡英文上台时,尽管民进党当局没有明确接受“九二共识”或其“两岸
同属一中”的核心意涵,但大陆基于善意,让ECFA等协议继续运行,耐心等待民进
党当局迷途知返。而民进党当局不仅继续坚持“一边一国”、“一中一台”的两岸
关系政治定位,更大肆推动所谓“‘国家’正常化”的“台独”分裂活动,极其顽
固地以“亲美反中”路线来对抗大陆。如此非理性地颠倒是非曲直,是大陆方面绝
对无法接受的。

  特征之二对抗性

  在当今的台湾,“台独”合法化后,由民粹作为支撑,蔡英文当局似乎胆子越
来越大。某些以前敢做不敢说的“台独”言行,如今不但敢做,也敢说了。而其护
身符很简单,只要转嫁于“主流民意”,抬出各种受其蛊惑、煽动的民调即可。如
此这般,其对抗性自然就大大增强。这就像打开潘朵拉魔盒,放出魔鬼“台独”,
搅乱了台湾社会,引起思想混乱,认同混乱,造成族群对抗,蓝绿对抗,“统独”
对抗,社会对抗,政治对抗,台湾陷入一个处处与大陆对抗的社会。分裂主义的发
展,造成民粹主义的泛滥与盛行,民粹如同幽灵始终笼罩在台湾的上空。带有分裂
主义印记的“台湾”一词被神化,它代表着“国家”,代表着“正义”,代表着
“主权”,丝毫不能被“矮化”,不可“退让”。“爱不爱台湾”是衡量一切问题
的惟一标准。在此逻辑下,民粹主义进一步蔓延,连纯医学领域的疫情防控也涂抹
上对抗、抵制大陆的色彩。民进党当局可以慷慨地将千万只医用口罩主动捐赠给美
国等外国,但一只也不会送给大陆,甚至禁止对大陆出口。自认为以此就可羞辱、
中伤、折损大陆。而没有连任压力的蔡英文及其团队,把更多的“统独”议题摆上
桌面,如推动华航改名;进一步检讨“‘中华民国’护照”的英文“国号”等,公
然摆出一副为所欲为、四处挑衅的架势。 

特征之三极端性

  民进党的“斗争政治”以网络社群作为新的场域。谁能在网络上呼风唤雨,谁
手上豢养的网军战力最强,谁就能分得一杯羹。即便在现实政治落选也无碍,照样
有酬庸和资源作为补偿。在这种生态下,民进党一方面延续了原有派系和家族的政
治传承,另一方面也及时发掘和补充了新生力量,并且在培养过程中扩大了青年支
持基础,进而和“反中民粹同温层”的建构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当然,这也造
成了当下“反中”民粹覆水难收的困境。这是民进党在网络时代操弄权力政治的必
然结果,给两岸关系带来了极其严重的恶果。

  “议题排异”的极端性则是“台独民粹主义”最爱采用的煽动方式。民进党通
过各种议题,如“转型正义”、“守卫家园”等煽动民粹,形成各种有利于“台独”
的认同,形成全方位垄断的“合法”地位和越来越偏激偏“独”的强制性,造就夺
取阵地、通化异端和巩固“台独”阵营的结果。

  “台独民粹主义”的极端性在两岸经济交流方面也表现得十分凸显。它既要考
虑获得最大的经济利益,同时又要首先考虑政治安全。台湾积极争取外资,却拒绝
与阻碍大陆资金流入,对陆资大力设卡与管制。但对美、日资金不设限。不开放大
陆农产品入台,不开放大陆劳工在台合法就业,而与此同时在台的外籍劳工超过了
40万人。如此不讲理的极端性,在当今的世界堪称独此一家。

  特征之四外溢性

  近年来,岛内的“台独”势力充分利用“台独民粹主义”,与一切旨在谋求分
裂中国的境内外分裂势力互相勾结或进行外部整合,呈现向外延伸的发展态势。其
中最为典型的是勾结、支持香港乱港派,暴力反对特区政府,反对中国大陆。

  2019年“台独民粹主义”势力与外部势力联手策动的香港“反修例”风波,运
用所谓的“民粹政治”,攻击中国大陆政府,极力歪曲抹黑“一国两制”,妄图趁
乱夺权,颠覆香港特区政府。当风波越闹越大后,被煽动者只能被动跟着“送中”
这个符号走,理性思考与修例意义被彻底扭曲。“台独民粹主义”利用香港风波究
竟要达到什么目的?凡明眼人看得很清楚:一是蔡英文当局利用香港风波,全力反
对“习五条”,要印证“一国两制”在台湾没有实现的可能性;二是依此进一步推
理,民进党当局一直是坚决反对“一国两制”。只要选民保证蔡英文“大选”连任,
我就保证台湾决不会接受“一国两制”。蔡英文狂胜对手265万票的成功连任,大大
激发了“台独民粹主义”外溢的非理性、对抗性、极端性与冒险性。 

  政治学家、社会学家一般认为,民粹主义的温床是各国、各地区的重大选举。
但选举过后,竭尽种种手段胜选的派别或政党,为稳妥上台执政,发热发烫的头脑
会逐步冷却下来,不断修正超越底线的政治轨迹,使得社会秩序恢复走上正轨。而
民进党当局却不断继续操弄民意和挑动民粹,高度政治化的台湾社会在民进党操持、
蛊惑、煽动下,以大陆为最大对手,在“去中国化”的绝路上越走越快。

  二、“台独民粹主义”的形态

  回顾台湾历史,70多年的“台独”活动已不是简单的要求“台湾独立”,而是
具有更为复杂形态的内涵与表现形式。在完全执政的民进党当局的培育、纵容、唆
使下,“台独民粹主义”具有更为危险、好战的特性,主要的表现形态有以下几种:


  1、“‘中华民国’台湾”:这种形态的创造发明权应归属于蔡英文。其文理、
文法通不通暂且不说,因蔡英文外访说得太多,自我感觉好像知名度有所提升。但
可惜的是即使受惠台湾的15个“邦交国”代表,在联合国提案时也仅说“中华民国”,
完全是无用功。

  民进党在“台独民粹主义”的主要表现形态上是花了很大“心血”。从“‘中
华民国’在台湾”,到“‘中华民国’是台湾”,确确实实是向着“台独”迈进了
一大步;再进化到“‘中华民国’台湾”,实在是让台湾民众一头雾水。从表面上
看,“中华民国”与“台湾”等同,但究其实质,究竟是“中华民国”的“台湾”,
还是“台湾”就是“中华民国”,谁也说不清楚。但有一条让人明白,“宪法一中”
已束之高阁。所谓的“中华民国”仅仅是“台湾”的遮眼布。“‘中华民国’台湾
化”是当下整个台湾社会的发展趋势。

  2、“一边一国论”:这个论述的形成,是陈水扁在李登辉“两国论”的基础上
所推出的“台湾‘国家’论”。历经近20年的风云,已被绿营公开定位为“台独民
粹主义”的基本政治立场。

  尽管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的第一份“就职演讲”提到“‘中华民国’宪政体制”
时,自辩“会依据‘中华民国’‘宪法’、两岸关系人民条例及其他相关法律处理
两岸事务”,但整个论述仍然是“台湾──‘国家’”框架。其策略是偶然用“中
华民国”,如今是干脆不用,而在涉外正式场合一律用“中华民国台湾”。于是形
成了蔡英文的“台独新表述”:“‘中华民国’=台湾=‘国家’”。 

  3、“台湾历史与起源建构论”:蔡英文首度胜选上台后不久,即以台湾地区领
导人的身份,正式向原住民道歉,推动“原住民转型正义”,以确立原住民是台湾
真正的主人,而汉人仅是外来者,以此从历史源头否定自古以来台湾就是中国领土
一部分的论述。

  为切割两岸血缘关系,建构“血缘”上的“去中国化”,民进党当局炮制的台
湾高中历史教科书内煞费心机地加入“南岛语族”与“有唐山公,无唐山妈”等概
念后,再用粗糙与错误的资料,力主台湾近85%以上的人都有平埔族的“南岛语族”
血统。这种“台湾国族血统论”自然经不起遗传学的科学检验,但是却被民进党拿
来作为“教育台独”、“文化台独”的依据。蔡英文在2017年出访南太平洋时,即
别有用心地定名为“寻亲之旅”。在蔡英文的眼中,太平洋岛国的原住民才与台湾
是一家亲,进而想尽办法杜撰了莫名其妙的“台湾民族论”,认为:“台湾原住民
属于南岛语族”。这样做的玄机何在?蔡当局幻想用“南岛语族”取代“中华民族”
地位,甚至从DNA角度否定两岸同胞同根同源,试图从民族角度“去中国化”,配合
捏造“台独”理论中的重要支撑──“台湾民族论”。

  4、变相“法理台独论”,即推动“准法理台独”与“释宪台独”:

  许多学者认为,蔡英文即使在第二个任期内不会也不敢推动“法理‘台独’”。
但我们应该看到,所谓的“法理‘台独’”也有两面性,一面是刚性,如公开制定
“台独宪法”或公开宣布建立“台湾共和国”,这些是标准的“法理台独”;但与
此同时,另一面是柔性,即“准法理台独”与“释宪‘台独’”。李登辉大搞“修
宪‘台独’”;陈水扁一味推动“公投制宪”,故被称为“制宪‘台独’”;蔡英
文则更进一步,提名公然宣扬“两国论”的“台独”大法官,未来就存在“释宪
‘台独’”的可能性,即通过大法官解释两岸关系的政治定位与台湾“‘国家’性
的‘宪法’”解释,就有可能实现某种程度的“释宪‘台独’”。

  三、对策思考

  今天的台湾,面临的最大现实是如何面对大陆。台湾无法回避大陆,无法回避
两岸议题,无法回避两岸关系发展的终极目标。为此当下就大陆而言,如何应对
“台独民粹主义”就显得格外重要。

  一、学会掌握、运用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与和平统一的辩证关系极为重要,但
在具体推行中稍不注意会有所偏失。2008年至2016年国民党执政时期,马当局认同
“九二共识”,大陆坚持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无疑是正确的,但和平统一却越讲越
少。这无形中让岛内同胞错认为和平发展是大陆终极目标,导致“和平台独”意识
抬头。和平发展取决于双方的意愿,不可能是一厢情愿的。过早、主观、片面地认
定和平发展不可逆转,对政党轮替已成常态的岛内政局就缺乏有针对性的战略布局。

  如果国民党执政与民进党执政,两岸关系都实行无差别的和平发展,那支持、
认同“台独民粹主义”的民众就没有危机感,会随心所欲选择支持民进党,支持
“台独”政权,来倒逼大陆让步、让利。 

 二、为打压“台独民粹主义”的猖狂势头,加快两岸统一的步伐,可以同时抓两
手,一手抓15年前制定的《反分裂国家法》的升级版。对“准法理台独”与“释宪
台独”等概念,作出明确的界定与宣示。进一步阐明台岛内外最为关切的大陆采取
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的红线。另一手更为重要,要适时、尽快颁布实施《中
国统一法》。该法形成初稿后,为集中全党全社会的政治智慧,可作为全国“两会”
的重要文件之一,请“两会”代表、委员慎重审阅。经几上几下的审阅、讨论,并
公开投票表决后,再向海内外正式公布执行。

  三、连“台独之子”陈水扁都知道,“急独”是“急统”的同义词,“台独”
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信奉“台独民粹主义”论者以一种站上“道德制高点”的傲慢,
去指责批判“统派”“卖台”、危害“国家安全”,是极度可笑的。因为,实际上
真正毁台、真正危害“国家安全”者,非“台独”莫属。

  我们应该抓住今年5月北斗卫星系统正式成网的机会,通过网络将涉及两岸“统
独”的每一件大事,让岛内民众充分了解。台湾同胞只有真正认清了“台独”的真
面目,尤其是“台独”升级版──“台独民粹主义”的危险与荒谬,才能正视“统
一”被污名化的危险与荒谬。事实上,“统一”追求的不是“速成的统一”,而是
“心灵契合的统一”,是未来式、有条件、两岸人民合意的“统一”。通过和风细
雨、潜移默化的解疑释惑,使得台湾民众逐渐明白,这样的“统一”诉求与目标,
既不是“投降”,也不是“卖台”,而是“爱台”。

  四、需要明确的是民粹绝不等同于民意。民粹是被某种极端势力操弄、引导、
偏向的民意,带有很大的欺骗性与冒险性。岛内民意呈现多元,复杂,多变,甚至
经常是自相矛盾的。对于多变、捉摸不定的民意,需要冷静、及时、实事求是地进
行一番去粗存精、去伪存真、由外及内、由表及里的分析。我们关注的民意,是指
与两岸关系变化、发展有着密切关系的岛内主流民意,囊括岛内的思想、思潮、动
向、意识等。要想改变台湾的主流民意向着我们所期待的方向发展,绝非易事。这
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但这也不是意味着大陆不可作为。

  欲改变“台独民粹主义”的思潮,可抓住涉及两岸关系的重大事件的关键时刻
来做工作。譬如这次两岸突然暴发新冠肺炎疫情,蔡英文当局想方设法“以疫谋独”,
而我们要通过实例,向岛内民众讲清楚,只有两岸合作抗疫,才能真正战胜病毒,
双方彼此之间是谁也离不开谁的“生命共同体”。近来台湾各界十分关注关于ECFA十
年到期后,大陆会不会续签协议。台湾“经济部长”沈荣津多次强调,就算大陆停
止ECFA早收清单,对台湾经济的影响也非常小。而事实情况是,少了这一块,岛内
会有多少企业活不下去,会有多少劳工失业?需要提醒的是,岛内外有多家权威机
构预言,后疫情时代很可能会出现大面积的经济大萧条。台湾靠贸易撑起经济发展,
一旦出现人、货交流锐减,甚至停滞的逆转局面,台湾受伤的状况真难以想像。紧
紧抓住一个个重大事变后的教训与反思,才能让台湾民众有切肤之痛,才有可能回
归理性思考,才能逐步认识“台独民粹主义”的极大危害。

  在这里还需特别强调的是,解决台湾问题,不完全靠改变台湾的主流民意,更
重要的是要靠大陆的综合实力和坚强意志。

作者周天柱为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本文源自“中评社”



Copyright(c) Alliance for China's Peaceful Reunification, US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