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后的中美关系及其对两岸关系的影响

唐永红



	
       美国总统选举大势底定。各方多认为,拜登胜出美国对华政策进而对台政策
会有不同于特朗普的做法,因而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可能呈现不同的局面。但笔者
认为,拜登上台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形势都将更加严峻,中国大陆的发展环境
将进一步恶化;这是由中美关系的结构性矛盾、美国的霸道文化与行为逻辑、打
“台湾牌”成为美国实现国家战略的性价比最高的手段,以及两岸关系的结构性矛
盾、台湾社会生态的质变、民进党当局借机谋取“台湾独立”的企图所决定的。

       众所周知,近40年来,中国大陆不断崛起,并有超越美国之势,客观上相应
导致国际政治经济格局与游戏规则逐渐改变。2010年以来,美国认定这总体上有损
于美国的霸权战略与利益,并认为前期的旨在和平演变的接触交流政策总体上失败
了。战略与利益之争,加上中美之间在文化理念、价值标准、社会制度、意识形态
等发展道路层面的固有分歧,以美国2017年底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2018年初
的《国防战略报告》为标志,新冷战思维成为美国共识,明确把中国大陆作为其第
一位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这是美国对华战略转折的标志。2020年5月发布《美国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战略方针》,这是美国对华战略稳定的标志。2020年7月23日,美国
国务卿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发表了“新铁幕演说”,或“新冷战檄文”,呼吁
“自由世界”形成“民主联盟”以遏制中国,并离间中国人民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
这清楚表明了当下美国眼中的中美关系性质,表明了美国对华战略与政策的根本性
改变,已经从先前的旨在和平演变中国大陆的接触交流政策根本性地改变为了旨在
遏制围堵中国大陆的战略竞争政策,表明了中美已经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而美国的霸道文化与“你强大就对我不利”行为逻辑决定中美关系的结构性
矛盾不可调和。正如大家所见,遏制围堵中国大陆发展已成美国共识,美国对华已
经开始了新冷战。中美关系不可调和的结构性矛盾决定中美战略竞争不得出结果不
会停止。在此背景下,今后的中美关系将主要围绕“修昔底德陷阱”的解决而展开,
期间可以缓冲矛盾的就是全球化形成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中美经济利益关系。
总体上看,近期上中美关系因全球化形成的利益关系将维持斗而不破的局面,中期
上中美关系因不可调和的结构性矛盾可能破局,远期上“修昔底德陷阱”问题解决
之后中美关系将会重建。

       近期上看,鉴于现实中的巨大的中美关系利益暂时难以割舍,在当前的诸多
国际事务中又多离不开中国大陆的合作,奉行现实主义的美国因此不会让中美关系
破局,但美国对华政策从先前的接触与演变调整为接触与遏制,采行既接触但更遏
制的政策取向,并企图通过强化遏制从接触中寻求更多利益。为此,美国不仅正在
利用各种机会与条件,以打“组合拳”的方式,而且将中美利益冲突拉高到国际社
会意识形态的对抗,企图以“国际联盟围殴”方式,包括采取“离岸平衡”策略,
正在诉诸或将要诉诸贸易牌、投资牌、金融牌、科技牌、人权牌、民主牌、台湾牌、
国际牌等种种筹码,或已经或正在或将要开启贸易战、投资战、金融战、科技战、
新疆战、香港战、台海战、南海战、东海战、印度战等,从内部分化到外部联盟,
不断强化对中国大陆的遏制。

       在美国的文化与逻辑下,中国的强大就是对美国的威胁与不利。因此,中期
上看,中美关系将因中美之间不可调和的结构性矛盾不仅不容乐观,而且很可能破
局,除非中国完全接受美国的无理要求。在中美战略竞争的过程中,“台湾牌”会
被美国一直打下去,除非两岸统一了。美国认为“台湾牌”是性价比最高的一张牌。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从美国新近的种种涉台立法和涉台行动来看,美国正在尝试
“双重承认”的两岸政策。事实上,新近的种种涉台立法正在为美国各个体系开展
与台湾的正常化关系提供法源依据,也是“双重承认”在立法层面的先行尝试。而
新近的美军首次穿着军服在台湾开展的联合军事训练、美国军机借故起落架故障向
台湾请求迫降台湾、美国卫生部长及副国务卿先后访台、台美经济繁荣伙伴对话,
既是在试探大陆底线,也是美台关系正常化在实践层面的尝试。

       远期上看,“修昔底德陷阱”问题解决之后,中美关系将重建。中美之争的
结果,如果中国胜出,而且两岸统一了,美国才会放弃台湾这颗棋子,中美关系将
实现真正的正常化,中国得以实现复兴目标;但如果中美关系破局后再去解决台湾
问题,美国出兵协防台湾将是大概率事件,中国大陆基本上不可避免地会付出巨大
代价。中美之争的结果,如果美国胜出,不仅复兴梦而且统一梦都难以实现。

       就美国对华战略与政策对中国大陆的打击危害程度而言,两害相权取其轻,
笔者宁愿特朗普连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其实是一个不懂经济学、更不懂国际关系学
的典型商人,他在打七伤拳,伤人也伤己;在打乱拳醉拳,既伤对手也伤盟友;因
实力相对衰落,在多边体系中难以主导并为省钱而不断“退群”,放弃大国责任,
改采双边单挑方式,试图基于相对实力优势迫使他人就范,建构有利于自己的新的
游戏规则。特朗普如此行为,一方面造成美国软硬实力加速折损,另一方面也很难
形成联盟遏制打压中国大陆。事实上,面对全球化形成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的利益格局,欧盟、日本等传统盟友也不得不谨慎行事,即便美国在近期上也不敢
贸然与中国大陆破局脱钩。而以拜登为首的建制派虽然表面上行为可预期,会相对
遵循多边规则,但更会理性思考并采取不伤及自身或尽可能少伤及自身的方式,并
修复与传统盟友关系,进而更易形成新联盟,从而更为有效地遏制打压中国大陆。

       在美国对华战略根本性改变的同时,民意调查及台湾历次“大选”的结果都
显示,台湾社会生态已然发生了几个重大质变:一是政党发展方面,在“国退民进”
的量变中实现了从“国强民弱”到“国弱民强”的质变;二是意识形态方面,在
“蓝消绿涨”的量变中实现了从“蓝大绿小”到“蓝小绿大”的质变;三是国家认
同方面,在国家认同疏离的量变中实现了从“两岸一国”到“一中一台”的质变;
四是统独意愿方面,在“统消独涨”的量变中实现了从“追求统一”到“追求独立”
的质变;五是统独力量方面,在“统消独涨”的量变中实现了从“统大独小”到
“统小独大”的质变。

       台湾社会生态的上述质变,意味着两岸之间的主要矛盾性质也已质变,从争
夺国家代表权的(人民内部)矛盾为主演变为分裂国家主权(独立)与维护国家主
权(统一)的(敌我)矛盾为主。这冲击到两岸和平统一的可能性、统一的代价及
统一后的治理成本。台湾早已而且经常对外宣称“是一个独立于中国之外的国家”,
只是因中国的打压,“国家”没有“正常化”。台湾方面之所以还不敢修改“中华
民国宪法”把大陆排除在其疆域之外,只是慑于大陆方面的强大综合实力特别是武
力。毕竟,当前多数台湾民众还没有达到“理念性台独”境界,不愿意牺牲生命与
财产去追求“台独”。

       与此同时,面对两岸实力的此消彼长,民进党等绿营政治势力深知,没有国
际势力特别是美国的实质支持,是难以实现其所谓“国家正常化”即“台独”分裂
目标的。为此,以民进党为代表的绿营政治势力及其执政当局,一直在寻求与创造
美国愿意支持“台湾独立”的机会与条件,包括离间中美关系,以期加速中美关系
破局。绿营政治势力深知,中美关系不破局,美国是不会出兵保护台湾的。

       在美国对华战略根本性改变、台湾社会生态质变的背景下,美台相互勾结、
相互利用比中美建交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有需求,也更加强劲。

       美国对台政策原本基于美国自身利益考虑,主要服务于美国对华战略。随着
对华战略的根本性改变,美国对台政策也相应发生重大改变。事实上,为诱使台湾
民进党当局心甘情愿地充当其遏制中国大陆的马前卒,美国近年来先后通过了《与
台湾交往法》、《台湾保证法》、《台北法案》等有助于推进美台关系正常化的立
法。这些立法为美国各个系统开展有关工作提供了法律依据。当然,美国的这些立
法也是台湾民进党等绿营政治势力通过银弹游说的结果。

       美国之所以选择打“台湾牌”,是因为一方面美国知道台湾方面在安全与其
所谓的“国家正常化”(“台独”)层面特别需要美国的支持,打“台湾牌”因此
是可行的;另一方面,美国也知道台湾问题攸关中国领土与主权,乃中国核心利益,
但并非美国自身的核心利益,打“台湾牌”因此是有效的,且代价最小,性价比最
高。

       另一方面,民进党当局注意到当前美国对华战略正在发生重大改变,认为当
下正是与美国合作、获得美国实质支持的良机。在美国对华战略重大调整的背景下,
民进党当局凭据岛内国家认同显著疏离并倾向独立的民意基础,抓住美国对华战略
重大调整的机会,毫不犹豫地爬上了美国遏制中国大陆的战车,甘愿“站在全世界
抵抗中国压力的最前线”(蔡英文语),在谋求美国反华势力支持其“台独”与
“抗统”的同时,更是主动配合美国遏制大陆发展。事实上,随着台湾社会生态的
质变,台湾不仅危及国家在领土、主权、安全方面的核心利益,而且正在成为国家
发展与民族复兴的绊脚石。

       美国打“台湾牌”,台湾打“美国牌”,美台相互勾结、相互利用,不仅进
一步恶化了中美关系,而且加剧了两岸关系对抗发展。事实上,自2016年5月下旬以
来,台湾民进党当局拒不接受“九二共识”或其“两岸一国”的核心意涵,阻碍两
岸社会文化交流,推动“去中国化”,推进其所谓“国家正常化”的“台独”分裂
目标,并呼吁形成国际联盟、企图利用国际势力,以阻碍大陆发展、阻挡两岸统一,
已导致两岸关系在多个层面呈现不断强化的对抗发展态势。一是两岸民意对抗,即
大陆追求统一的民意与台湾追求独立的民意的对抗;二是两岸政党对抗,即追求统
一的共产党与追求独立的民进党的对抗;三是两岸路线对抗,即大陆追求统一与台
湾追求独立的对抗;四是两岸政策对抗,即大陆推行融合发展政策与台湾推行分离
发展政策的对抗;五是两岸国际对抗,即两岸为争夺国际场域与空间的对抗;六是
两岸军事对抗,即两岸在台湾海峡进行军事演习引发的军事对抗。目前,美台相互
勾结、相互利用正在得寸进尺,步步紧逼。这种态势若继续下去,将可能把中国大
陆逼到墙角。届时中国大陆将不得不对美断交,对台动武。

  作者: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本文源于华夏经纬网  2020-12-02



Copyright(c) Alliance for China's Peaceful Reunification, US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