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中国合作美国还能重塑疫情后的世界秩序吗?

花俊雄



	截至9月6日,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确诊病例已经超过2673万9千,死亡人数超过87万6千。
美国确诊病例超过624万3千,死亡人数超过18万8千。疫情还远远没有看到尽头,但
美国华盛顿知名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已经迫不及待发布一份报告,题为 [塑造后疫情时
代世界的全球战略] (A Global Strategy for Shaping the Post-COVID-19 World)。
这份报告由杰弗里奇米诺(Jeffrey Cimmino)、丽贝卡卡茨(Rebecca Katz)、马
修克罗尼(Matthew Kroenig)、乔希利普斯基(Josh Lipsky)和巴里帕维尔(Barry 
Pavel)等共同撰写,他们从公共卫生、经济、治理和防务等四个领域向美国政府提
出关于后新冠疫情时代全球战略的建议,其目的是提出一个全面战略,阐明美国及
其盟友如何击败新冠肺炎疫情,并复兴一个新的、顺应形势的基于规则的全球体系。

	每个领域都分成恢复和复兴两个阶段。在恢复阶段:卫生方面应当与“想法类似的
国家”建立起协调应对机制;经济方面应当与7国集团和20国集团协调出台对策,并
保证供应链安全;治理方面应当强调成功举行COVID-19 应对的民主模式、反对严密
封锁、进行“闭门外交”;防务方面应当加强美国与盟友在全球的威慑与驻军。在
复兴阶段:卫生方面应当推动国际卫生组织改革、创建新的全球卫生组织;经济方
面应当追求全球化、自由、公平的贸易体系并利用新技术为杠杆促进经济发展;治
理方面应当利用新数字技术促进选举和民主模式运行的现代化,增加7国集团 或新
国际组织的治理责任;防务方面应当团结盟友为未来可能的战争做好准备,拓宽安
全的概念、加入对大流行病的应对内容,并且促进美国和盟友的国防能力发展重点
向防务新技术开发的转变。

	总体来说,报告所主张的“全球战略”是基于一个信念,即美国和全世界都将获益
于美国的领导,但其范围仅限于盟友、伙伴和“想法类似的国家”。报告通篇充满了
意识形态的对立,因此,根本未涉及如何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防疫、抗疫最成功
的中国搞好关系。人们不禁要问,没有中国的合作,如何塑造后疫情时代的世界秩
序?批评家们更怀疑美国的盟友、伙伴和“想法类似的国家”会不会团结在美国的
周围,推动这项战略。

	过去70多年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不仅是建立在财富和权力的基础上,而且同样重
要的是,它也建立在美国的国内治绩所带来的合法性上,以及满足全球需求的能力,
还有召集和协调全球应对危机的能力和意愿。而现在,这场新冠疫情正在考验美国
领导力的所有这三个组成要素,但是直到此刻,华盛顿并未通过此项检测。这一次
的疫情,可能是一个多世纪以来第一次无人向美国寻求领导的全球危机。美国不仅
不能领导世界应对危机,还辜负了自己的人民。

	美国前助理国务卿库尔特坎贝尔(Kurt M. Campbell)和布鲁金斯学会中国战略对
策中心主任拉什多西(Rush Doshi)在“外交事务”网站上发表的一篇题为“新冠
疫情或将重塑世界秩序─在美国站不稳的时刻,中国正在设法取得国际领导权”
(The Coronavirus Could Reshape Global order─China Is Maneuvering for International 
Leadership as the United States Falters)的文章中指出,在1956年,对苏伊士
运河的一次失败干预揭示了大英帝国的衰落,也标志着英国作为世界大国的影响力
的终结。他们认为,美国的决策者应当意识到,如果美国未能正确应对当前的挑战,
那么,新冠疫情将成为“另一个苏伊士时刻”。随着新冠疫情演变成一场全球性事
件,在美国失败的同时,中国正在引领世界。在华盛顿跌跌撞撞之际,北京方面正
迅速而巧妙地利用美国失误造成的机会,填补这一空白,使自己成为应对全球大流
行病的领导者。北京明白,如果它被视为领导者,而华盛顿被视为不能或不愿意这
样做,这种看法或将根本改变美国在全球政治的地位和21世纪领导地位的竞赛。

	在2014年至2015年埃博拉(Ebola)危机期间,美国动员并领导了国际努力以援助
非洲国家,而在当前的新冠疫情中,特朗普政府则已远离领导全球应对疫情蔓延的
角色,甚至未与盟友进行任何协调。美国国家战略储备中的医疗急救物资,仅包含
1%的口罩和医护人员呼吸器以及10%的呼吸机可用于抗击新冠疫情,美国自顾不暇更
遑论为其他的危机地区提供援助。

	与美国的惨淡处境形成强烈对比的是中国。当意大利紧急呼吁要求获得医疗设备及
防护物品时,没有任何一个欧洲国家予以回应,而中国却公开承诺提供1千台呼吸机、
200万个口罩、10万个医护人员呼吸器、2万套防护服以及5万个检测盒,并向伊朗和
塞尔维亚派出医疗队及提供医疗设备。塞尔维亚总统指斥欧洲团结只是“神话”并
宣称只有中国能够帮助他们。阿里巴巴集团共同创始人马云承诺给美国大量的口罩
和检测盒,并向非洲54个国家,每个国家捐赠2万个检测盒和10万个口罩。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根据国际法奠定了开放、多边体系,
使所有爱好和平的国家遵循合作安全,在公平的条件下参与商贸,并且促进人类自
由。随后历届美国政府相信根据国际体制促进开放及遵循规则的秩序符合美国理性
的利己主义。由于他们的努力,1945年之后的70年,产生了数百个包罗万象的多边
组织和条约。这是美国应该引以为傲的成就。

	这个国际秩序现在正处于极端危机之中。特朗普放弃了全球领导地位的任何抱负,
他贬低多边条约和多边组织并且轻视盟友,认为它们是对美国利益的威胁。在特朗
普“美国第一”(America First)和“使美国再度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两大口号下,美国退回到自恋的民族主义。在特朗普治下,美国已经变成
一个不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

	在特朗普短短的3年半任期,美国共退出了9个群,其中包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
定》、《巴黎气候协定》、《全球移民协议》、《关于伊朗核计划的全面协议》、联
合国人权理事会、《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关于强制解决争端之任择议定书》、《中
导条约》、《开放天空条约》及世界卫生组织。

	最让世人反感的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给全世界带来重大灾难之际,美国合乎逻辑的
路线和作法原本应是,赋权世卫组织协调全球应对疫情的努力。但特朗普却反其道而
行之,甩锅世卫组织不成,最后干脆退出。美国还浪费7国集团和20国集团以及联合
国安理会内部加强合作的多个机会,因为白宫更感兴趣的是对华抹黑宣传,以转移
国内民众对特朗普抗疫不力的谴责,而不是动员国际社会,像奥巴马政府在非洲埃
博拉疫情期间所做的那样。

	特朗普认为全球商贸是零和博弈,他终结了美国作为世界上最主要的自由主义、多
边贸易和支付体系捍卫者的70年历程。他对世界贸易组织发起全面进攻,最近更让其
争端解决机制戛然而止。特朗普的目标是用“丛林法则”取代法治,以使美国有绝
对的行动自由,可以对贸易伙伴的所谓不公平做法进行报复,而不是向世贸组织的
上诉机构提出诉求,以求公正裁决。

	美国历届政府长期累积起来的外交资本正在被特朗普政府挥霍殆尽,如果今年11月
大选特,朗普失败,其继任者如何弥补特朗普政府的缺失将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首先必须复兴美国与其最紧密的盟友之间的关系。过去3年多来,特朗普对西方大
动干戈,他攻击7国集团成员,质疑美国对北约组织和亚洲盟友的承诺,甚至鼓吹解
散欧盟。他的继任者必须扭转这个势头并团结西方国家捍卫开放的世界。虽然奉行
市场经济体制的民主国家不能解决所有的世界问题,特别是气候变迁和核扩散等问
题,但是他们能够形成初步的外交共识,并借此扩大在20国集团、联合国、世贸组
织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体系的影响力。在这些方面,大西洋理事会的报告或
许有可供参考之处。

	其次是如何缓和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寻求美中有效合作的途径。在新冠肺炎疫情
肆虐全球之际,作为世界老大和老二的美中两国本应携手通力合作,但由于美国一味
甩锅中国,恣意诋毁、谩骂中国,甚至上演“追责”、“算账”的闹剧,使本已紧
张的美中关系更是雪上加霜。在美中两国应该形成新的共识,努力应对全球疫情及
随之而来的全球经济大衰退之际,美中两国交恶不符合国际社会的期盼。美中两国
应该想方设法进行有效合作,增强国际社会应对全球重大问题的韧性,才能使全球
数一数二的大国对全世界人民有所交代。在这方面,大西洋理事会的报告鲜有论及,
这不能不说是报告的一大缺陷。少了中国的积极参与和全面合作,美国独木难撑大
厦,要重塑疫情后的世界秩序谈何容易。



Copyright(c) Alliance for China's Peaceful Reunification, USA. All rights reserved.